廉政文化

当前位置 > 首页 > 廉政文化 >

双桥连心

文章来源: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24-01-16 09:31:13

“双桥”两个字,就像一爿青石幽微的光,时时映照我心灵,也牵动我和家乡亲人的血脉情。

双桥其实不是“桥”。它是重庆远郊巴岳山下的一座小城,地处成渝古道东大路邮亭铺和“石刻之乡”大足之间,东向重庆,西望蜀都,为原三线建设时期四川汽车制造厂(时称川汽厂)所在地。

从空中鸟瞰,双桥亦是“桥”。它一如其名,临水而建,沟通南北,贯穿东西。一边遥望着巴岳山的玉龙翠峰,通向山麓的龙水湖绿岛和川汽厂;一边衔接着老街和乡村,宛如一幅山水画。

我的老家本在原大足县的邮亭镇高家店,距当时作为重庆市辖区的双桥只有七八里路远。每逢集日,我总爱跟着大人们到双桥的老街赶场。尤其是每年正月初一,到老街看热闹,用压岁钱买几个五颜六色的气球,或者吃一碗双桥凉面,是那时最快乐的记忆。印象中,老街不长,街首傍依一条公路,街尾镇守着一棵遒劲的黄桷树。老街古色古韵,中间用沧桑的青条石铺就,两边木质客栈相连,商铺林立,一年四季熙熙攘攘,是方圆几十里人们爱赶集的地方。尤其是后来在中心位置修建了重庆百货大楼经销店,吸引了来自川汽厂的青年男女们。他们说着普通话,穿着时髦的衣服,成为老街一道特别的风景。

老街之外,沿着弯弯曲曲的公路向山而行,约半个小时车程,便可至巴岳山下的川汽厂。公路两边栽满了高大的梧桐树,道旁常见用石头砌的房子,人们称为“干打垒”,为川汽厂的职工宿舍。遥想上世纪60年代初,一颗颗年轻的心,怀揣着建设新中国的激情和梦想,照亮了巴岳山下的这座小城。他们躬别故土和亲人,从各地奔赴而来,撬开大山的一块块巨石,削平面前的一座座山头,写下一曲曲建设壮歌。第一辆重型军用越野汽车出厂时,巴岳山仿佛被惊醒。“红岩”牌重型汽车在保卫祖国的疆场上立下赫赫功勋,双桥由此生辉。

小时候,常看见“红岩”牌汽车从我所住高家店的公路上疾驰而过,我还不能理解它特别深邃的含义。但它带给高家店的影响,是我刻骨铭心的回忆。高家店毗邻老成渝铁路和公路交会处,是古驿道的重要节点。火车站于此修建,国家粮仓也在此设点。它们与双路老街同处一线,和巴岳山的川汽厂成三角形方位。因便捷的交通和其他条件,川汽厂在高家店设了两个重要车间。那仿佛是双桥水墨画的一个部分,一直垂挂在我心间。灰白色的主体建筑是车间,傍依着广场;灰黑色的建筑是家属院,矗立在高地;四围小学校、幼儿园、商店、诊所等星罗棋布。童年最兴奋的事情,莫过于去广场看露天电影。《闪闪的红星》《地道战》……几乎每个周末晚上,工厂都要放映一两部电影。

高中毕业后,我离开了高家店,到重庆上大学。再之后,远离故土到了异乡。姐姐则从重庆一所大学毕业后,几经辗转,最后调至双桥农业部门工作,并在此安家生活。姐姐把母亲接到身边,一家人照顾着她的起居。频繁往来于双桥的我,时隔多年,仿佛也成了它的一分子。

此时的双桥,犹如一颗明珠,镶嵌于成渝经济圈内,熠熠闪光。它的北面,是文化艺术瑰宝、世界文化遗产大足石刻;它的南端,是名为大足南站的高铁站;它所伫望的玉龙山,是国家森林公园;它所傍依的龙水湖,是国家水利风景区……双桥和大足并为了一体,一条笔直的双向八车大道,经过双桥和高家店,从大足石刻景区直通向高铁站。因为修路拆迁,部分居民被就近安置到双桥,母亲也有了一套双桥的房子。家人在哪里,哪里就是心之所属,双桥于我有了别样的温度。

我们开车带母亲环游双桥,过了湿地公园,再穿过大学城,至龙水湖畔。在一座真正的石桥处凝眸远望,巴岳山层峦叠嶂,翠微苍苍;近处龙水湖欢声笑语,碧波荡漾。湖水藏幽,也藏着这山、这人、这城……

虽然高家店的车间早已撤并,原来的川汽厂也整体搬迁了。但是以川汽厂为龙头的汽车工业发展和汽车零部件产业历史,依然是这座小城的荣光。今年春节回家,我特地去双桥参观开放不久的重庆红岩重型汽车博物馆。八千余件文物和文史文献资料以及重机器实物,仿佛是凝固的工业历史,也是一部会说话的英雄史诗。

一座城市,有山挺拔的脊梁,有水灵动的气韵,有辛勤劳作的人们,便有了自己独特的神韵。它与这片土地一起,牵引出远行者难忘的故乡情、血脉情。

“双桥”两个字,就像一爿青石幽微的光,时时映照我心灵,也牵动我和家乡亲人的血脉情。

双桥其实不是“桥”。它是重庆远郊巴岳山下的一座小城,地处成渝古道东大路邮亭铺和“石刻之乡”大足之间,东向重庆,西望蜀都,为原三线建设时期四川汽车制造厂(时称川汽厂)所在地。

从空中鸟瞰,双桥亦是“桥”。它一如其名,临水而建,沟通南北,贯穿东西。一边遥望着巴岳山的玉龙翠峰,通向山麓的龙水湖绿岛和川汽厂;一边衔接着老街和乡村,宛如一幅山水画。

我的老家本在原大足县的邮亭镇高家店,距当时作为重庆市辖区的双桥只有七八里路远。每逢集日,我总爱跟着大人们到双桥的老街赶场。尤其是每年正月初一,到老街看热闹,用压岁钱买几个五颜六色的气球,或者吃一碗双桥凉面,是那时最快乐的记忆。印象中,老街不长,街首傍依一条公路,街尾镇守着一棵遒劲的黄桷树。老街古色古韵,中间用沧桑的青条石铺就,两边木质客栈相连,商铺林立,一年四季熙熙攘攘,是方圆几十里人们爱赶集的地方。尤其是后来在中心位置修建了重庆百货大楼经销店,吸引了来自川汽厂的青年男女们。他们说着普通话,穿着时髦的衣服,成为老街一道特别的风景。

老街之外,沿着弯弯曲曲的公路向山而行,约半个小时车程,便可至巴岳山下的川汽厂。公路两边栽满了高大的梧桐树,道旁常见用石头砌的房子,人们称为“干打垒”,为川汽厂的职工宿舍。遥想上世纪60年代初,一颗颗年轻的心,怀揣着建设新中国的激情和梦想,照亮了巴岳山下的这座小城。他们躬别故土和亲人,从各地奔赴而来,撬开大山的一块块巨石,削平面前的一座座山头,写下一曲曲建设壮歌。第一辆重型军用越野汽车出厂时,巴岳山仿佛被惊醒。“红岩”牌重型汽车在保卫祖国的疆场上立下赫赫功勋,双桥由此生辉。

小时候,常看见“红岩”牌汽车从我所住高家店的公路上疾驰而过,我还不能理解它特别深邃的含义。但它带给高家店的影响,是我刻骨铭心的回忆。高家店毗邻老成渝铁路和公路交会处,是古驿道的重要节点。火车站于此修建,国家粮仓也在此设点。它们与双路老街同处一线,和巴岳山的川汽厂成三角形方位。因便捷的交通和其他条件,川汽厂在高家店设了两个重要车间。那仿佛是双桥水墨画的一个部分,一直垂挂在我心间。灰白色的主体建筑是车间,傍依着广场;灰黑色的建筑是家属院,矗立在高地;四围小学校、幼儿园、商店、诊所等星罗棋布。童年最兴奋的事情,莫过于去广场看露天电影。《闪闪的红星》《地道战》……几乎每个周末晚上,工厂都要放映一两部电影。

高中毕业后,我离开了高家店,到重庆上大学。再之后,远离故土到了异乡。姐姐则从重庆一所大学毕业后,几经辗转,最后调至双桥农业部门工作,并在此安家生活。姐姐把母亲接到身边,一家人照顾着她的起居。频繁往来于双桥的我,时隔多年,仿佛也成了它的一分子。

此时的双桥,犹如一颗明珠,镶嵌于成渝经济圈内,熠熠闪光。它的北面,是文化艺术瑰宝、世界文化遗产大足石刻;它的南端,是名为大足南站的高铁站;它所伫望的玉龙山,是国家森林公园;它所傍依的龙水湖,是国家水利风景区……双桥和大足并为了一体,一条笔直的双向八车大道,经过双桥和高家店,从大足石刻景区直通向高铁站。因为修路拆迁,部分居民被就近安置到双桥,母亲也有了一套双桥的房子。家人在哪里,哪里就是心之所属,双桥于我有了别样的温度。

我们开车带母亲环游双桥,过了湿地公园,再穿过大学城,至龙水湖畔。在一座真正的石桥处凝眸远望,巴岳山层峦叠嶂,翠微苍苍;近处龙水湖欢声笑语,碧波荡漾。湖水藏幽,也藏着这山、这人、这城……

虽然高家店的车间早已撤并,原来的川汽厂也整体搬迁了。但是以川汽厂为龙头的汽车工业发展和汽车零部件产业历史,依然是这座小城的荣光。今年春节回家,我特地去双桥参观开放不久的重庆红岩重型汽车博物馆。八千余件文物和文史文献资料以及重机器实物,仿佛是凝固的工业历史,也是一部会说话的英雄史诗。

一座城市,有山挺拔的脊梁,有水灵动的气韵,有辛勤劳作的人们,便有了自己独特的神韵。它与这片土地一起,牵引出远行者难忘的故乡情、血脉情。